《原譯文》p.20

一九九五年, 當我的著手撰寫一篇有關科學的未成熟性(Prematurity in Science)的論文, 我援引許多例子來說明當氣候未成熟時,許多先知是被忽略了,在其中,我引用了高德伯的遞變理論。一九六九年,高德伯第一次提出這個理論時,他的指導教授盧瑞亞認為是不可能的,但是過去十年來,研究的典範改變了(paradigm shift, 如庫恩(Kuhn)所說的),這個改變一部分是因為艾德曼(Gerald Edelman)等人的宏觀大腦功能理論(global brain function theory)的提出,部分則是因為神經網路的發展(例如類神經網路模式平行處理系統還有一部分原因是高伯德德大腦遞變理論已逐漸被接受)


《原文》
When I wrote an essay in 1995 on prematurity in science {O.W. Sacks, “ Scotoma: Forgetting and Neglect in Science,” in Hidden Histories of Science, Ed. R.B. Silver (New York: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1996), 141-187.}, I cited, among many other examples, the failure to comprehend or see the relevance of gradiential theory when it was published; Luria himself found it incomprehensible in 1969, when Goldberg first presented it to him. But there has been a great change, a paradigm shift (as Kuhn would say) in the last decade, partly connected with theories of global brain function such as Gerald Edelamn’s, partly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neural nets as modeling systems, massively parallel computer systems, and the like, and the concept of cerebral gradients--- Goldberg’s vision as a student--- is now much more widely accepted. 


《試譯》
一九九五年,當我著手撰寫一篇有關科學的不成熟性的論文時,我引用了很多例子佐以輔助證明,當氣候未成熟時,許多具前瞻性的理論往往是被忽略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高德伯的遞變理論。一九六九年,高德伯第一次提出該理論時,其的指導教授盧瑞亞認為該理論令人費解。然而,過去這十年來,科學已有相當大的轉變,就如庫恩(Kuhn)所說的思維的轉移,舊思維被打破了而成就了偉大的發現,這樣的轉變一部份是因為宏觀大腦功能理論的產生,例如艾德曼(Gerald Edelman)的理論,一部分則是隨著神經網路的發展(例如神經模型化系統、神經處理系統等);因此,高柏德學生時代所提出的大腦變遞理論,現在已經普遍被接受。


《評析》
腦神經科學原本就已經是很深奧難懂的一門科學,再加上原譯文用字遣詞的奇妙,讓人更是望之卻步;姑且不論其譯文是否有誤譯或漏譯的情形,倘若是一個初學欲踏進這門科學一探究竟的新手,拿到這樣一本翻譯書,大概會萌生退意。

原譯文中有一句「許多先知是被忽略了」,我找了很久找不到原文中有「先知」這個字,仔細一看原來該譯文是對照the failure to comprehend or see the relevance of gradiential theory 這樣一句話,然而「許多先知是被忽略了」這樣的文字實在令人摸不著頭緒,畢竟「先知」可以指一件被預先提出的事情,也可以指有預知能力的人,用在這樣的文章篇幅中不甚恰當,我建議將其改譯為「許多具前瞻性的理論往往是被忽略的」。

再來就是譯文中的另一字句「但是過去十年來,研究的典範改變了」,雖然 “paradigm shift”是典範轉移的意思,但個人覺得若是能夠加以說明,能讓讀者更輕易了解作者欲表達的意涵,因此將其改譯為「過去這十年來,科學已有相當大的轉變,就如庫恩(Kuhn)所說的思維的轉移,舊思維被打破了而成就了偉大的發現」,雖然句子變長有轉取稿費的嫌疑,但相信一定能使讀者受惠。

最後,「部分則是因為神經網路的發展(例如類神經網路模式平行處理系統還有一部分原因是高伯德的大腦遞變理論已逐漸被接受)」,譯者將modeling systems, massively parallel computer systems, and the like處理為「類神經網路模式平行處理系統」是把兩樣東西合在一起說,而我認為如此有失原意,因此將其改譯為「一部分則是隨著神經網路的發展(例如神經模型化系統、神經處理系統等)」。

而最後一句的and the concept of cerebral gradients--- Goldberg’s vision as a student--- is now much more widely accepted我想作者是要說因為前面所提到的各種突破,使得高柏德的大腦遞變理論才能受大眾接受,而非原譯者所說的「一部分原因是高伯德的大腦遞變理論已逐漸被接受」,我將其改譯為「因此,高柏德學生時代所提出的大腦變遞理論,現在已經普遍被接受。」

- -


《小結》
原文書之所以被翻譯為中文,是為了讓中文市場的讀者能吸收、了解其知識,若是用字遣詞過於深奧、令人費解,便失去了其美譯;再者,身為一位好的譯者,應小心處理每一個字句,即使是最簡單的聯接辭 “and”都不應該看錯或誤譯。





    全站熱搜

    nerd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