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倫‧巴菲特 (Warren Buffett)可以說是近百年來在投資市場上數一數二的大師級人物,
過去對財經、投資理財未涉略,只知道巴菲特在富比士排行上總是名列前矛,
除此之外,對他本人或他的投資理念沒太多的想法。
從去年接觸財經翻譯之後,漸漸對此人有淺略的認識,
最近則是有機會能更進一步去了解巴菲特的人生歷程、個人特質及他獨特的投資理念。


去年十月,正逢金融大海嘯,全球經濟陷入一陣兵荒馬亂,
指標性的美股指數一落千丈,信貸市場陷入急凍狀態,
金融危機衍生出的問題迅速蔓延整體經濟,
但在所有人唉聲嘆氣時,巴菲特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他對當前局勢的看法,
市面上有關巴菲特的書玲瑯滿目,但鮮少由他本人親自執筆,
他自己沒有任何著作,想拜讀巴菲特親手寫的文章,
只有在波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的年度報告書上才看的到,
除了每年寫給股東的信以外,他個人沒有太多紙筆上的作品,
幾乎都是口述或接受訪問時,由他人轉錄,
正因為如此,他在2008年10月正逢經濟衰退之際,所刊登的文章更顯的珍貴。


對投資理財有興趣的人可以google ”Buy American. I Am.” ,
此文章在2008年10月16日發表於New York Time,
巴菲特所用的文字大多淺顯易懂,直接看原文應該沒有問題,
但如果英文真的很不靈光,也可以找中文版本,
網路上大概可以找到三種左右的繁體版本,可以參考。


為了做翻譯研究,過去曾經著手試翻多位名人的文章或演講稿,
既然為名人,其文字言語自然受到矚目,眾家報社譯者各憑本事,
像台灣這樣一個翻譯興盛的國家,自然能產出多種不同翻譯版本,
但經過一年多次慘痛的教訓,已經領悟到千萬別輕易相信網路或平面媒體的翻譯,
許多時候,譯者為了趕稿,可能忙中出了錯,
即使事後發現,也難以再回頭彌補。


巴菲特這篇Buy American. I Am.文字不難,
要翻的「對」,並不難,
但要翻的「好」,就成了另外一個境界的難題。
它之所以難翻,是因為巴菲特本人喜歡用「隱喻」的方式來闡述看法,
他的文字很多時候帶有巧妙的「雙關語」,
可能是「聲音」上的雙關ex. Commission vs Omission
可能是「意義」上的雙關ex. Leak vs Gusher
從翻譯的角度來看,雙關語幾乎是無解的難題,
通常譯者頂多只能解開其中一個結,
要不就將背後的涵義解釋出,
要不就照字面來處理,
若能巧妙、成功地將「雙」結都解開,大概就達到翹楚的境界了。



來看幾個翻譯上讓人想破頭的難題:
1. THE financial world is a mess, both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abroad. Its problems, moreover, have been leaking into the general economy, and the leaks are now turning into a gusher.

第一句沒什麼問題,「美國國內外金融市場一團糟。」
問題在第二句,巴菲特用了leak 和 gusher 兩個程度上的對比字來形容金融問題蔓延至整體經濟,
Leak字面意思為小細縫或緩緩滲透,
Gusher則是自動噴出的油井,
若直譯小細縫變成大油井,想必然令人皺眉,
大多數的譯者會避開字面上的意思,採取意譯的方式,
直接解釋文字整體欲闡述的概念,
如此一來,巴菲特在文字上的智慧很可能就在翻譯的過程中被忽略了,
至於該如何譯之,暫時還沒想到完美的解套方式…..>”<


2. A simple rule dictates my buying: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這句話幾乎可說是巴菲特名言錄榜首,
一般常見的翻譯是:「當別人貪婪時,就該恐懼;當別人恐懼時,就該貪婪。」
當然意思上沒什麼錯誤,
但細看挑選的文字,就會發現問題所在;
Greedy這個字在英文裡不全然做負面用,
用「貪」字來解釋greedy雖然看似沒錯,
但以這篇文章以及巴菲特的個性來說,用貪婪來解釋greedy有太多的感覺。


中立卻不失其意涵的翻譯方式:
「別人搶著買進時,我縮手卻步;別人縮手卻步時,我會放膽買進。」


3. So if you wait for the robins, spring will be over.

這又是另一個隱喻的表達方式,
Robin若翻字典會找到「知更鳥」這樣的解釋,
但東方文化裡對於「知更鳥」比較不熟悉,
一來不清楚知更鳥長什麼模樣,
二來不知道知更鳥和春天的關係;
當我們知道在西方文化中,知更鳥的出現代表春天到了,
那麼譯者就開始要傷腦筋,究竟要不要照字面處理。


其實在處理隱喻的翻譯時,有三種策略

1.直譯:照字面譯出。
2.意譯:略過字面意思,直接將背後的涵義譯出。
3.轉譯:用target language國家人民所了解的文化,找到對等的東西將之譯出。




在這邊,最好的處理方式是轉譯,
也就是找出中國文化內一樣用來代表春天到了的隱喻用法,
原因是,巴菲特是一個喜歡舉例子、喜歡用metaphor的人,
若譯者在處理他的特殊文字時,總是省略字面,直接將背後意思翻出,
那就顯現不出巴菲特的個人風格,
也就是說,我國人民對巴菲特的了解只局於他的想法和理念,
而無法對這個人的人格特質有更深的了解,
那不是很可惜嗎?

因此在這邊的處理方式為:
「如果苦等經濟的春燕,市場的榮景恐已流逝。」
用春燕取代知更鳥,
一方面不失其隱喻的巧妙,
也能夠讓國內讀者了解其意涵。


(待續)



    全站熱搜

    nerd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