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篇中翻英的練習題材是李家同教授的文章,
在閱讀的同時,除了省思自己在教學上的迷思,
同時也對台灣的教育方式感到無奈和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渺小。



- -

本文摘自《聯合報‧副刊》2006/10/24 

法國菜單
文/李家同(暨南大學資工系教授)

姜老師是我的國中數學老師,很少數學老師是受全班愛戴的,大多數班上總有幾位同學對數學有恐懼症,考試時差不多都要交回白卷,但是姜老師是個例外,她教我們數學長達三年之久,這三年內,全班每個同學都不怕數學,我們的數學當然有好有壞,但是沒有人害怕數學的。在我這一輩子中,就只有姜老師有這個本領。說實在話,我一直好奇,姜老師的祕訣在哪裡?

上星期,姜老師退休了,學校為她舉行了一個茶會,我們過去被她教過的學生都去參加了。大家都抱著一種感恩的心情。因為我們都記得上姜老師教學課的日子,那真是快樂的日子,姜老師老是教我們一些最基本的道理,我們把這些基本道理弄懂了以後,至少會做中等程度的題目,行有餘力以後,我們自己會去找些難題來做做。姜老師也會教一些解難題的竅門,可是這絕不是她教書的重點,她教的重點永遠是基本道理。

茶會開始了不久,就有一位同學首先發問了,他問姜老師,為什麼別的老師教他數學的時候,他都害怕數學,也痛恨數學,但是姜老師教的時候,他卻一點都不怕數學。他的問題,也是一大票同學想問的問題。

姜老師好像對這個問題有備而來,她沒有立刻回答,卻叫所有的女同學上台,她給每一位女同學一張紙,然後叫我們男生也上台去拿一張,我們拿到的是一張法國菜單,每一樣法國菜都有中文翻譯,旁邊還有價錢,我這個男生看了以後,覺得這些菜不太貴,尤其令我注意到的是咖啡,茶和甜點特別不貴。

然後,姜老師問一位女同學對這份菜單的印象如何,這位女同學說這家法國餐館簡直不像話,不僅主菜貴,連咖啡和茶都貴得離譜,當時我就大感困惑,因為我覺得我看到的菜單一點也不貴。我不是唯一感到困惑的人,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感到困惑,有些同學和別的同學比對,最後還是姜老師叫我們坐下,然後每一位男生和一位女生交換菜單看,看了以後我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們男生拿到的是一張價值公道的菜單,女生拿到的是一張非常昂貴的菜單,為什麼會有兩種菜單呢?

姜老師告訴我們,當年她的男朋友請她到一家法國餐館去吃飯,她看了菜單以後,覺得每一樣菜都很貴,可是她的男朋友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但點了主菜,當然還點了飲料和甜點,他要點紅酒,她拚命阻止。飯吃完了以後,姜老師感動萬分,認為她的男朋友真是慷慨,也答應了他的求婚。好久以後,她才知道這家餐館有兩種菜單,男士看到的永遠是價錢公道的菜單,女士看到的卻是非常昂貴的菜單,男士點菜的時候面無難色,女士一定會對男士感激不已。這家餐館除了招來不少客人,也促成了好多的好事。

這些菜單又和姜老師的教書有何關連呢?答案還是由姜老師提供。姜老師要我們回想,我們當年考試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的情形。我第一個舉手,我說姜老師常常小考,每次發考卷的時候,都要親自將考卷發給每一位同學,當時我的確對此覺得奇怪。

姜老師終於告訴我她的祕訣了,她說她準備了三份考卷,甲種非常難,乙種中等,丙種非常容易。甲種考卷給程度高的同學,乙種考卷給中等程度的學生,程度不好的同學拿到丙種考卷。這些程度不好的同學每次考試,都拿到至少六十分,對於這些同學來說,六十分已經不容易了。在過去,他們常常在分數上只有個位數,也就是因為他們的分數不錯了,他們開始不再對數學恐懼了,上課的時候,也會注意地聽。通常,到學期結束的時候,丙種考卷不見了,姜老師只要準備兩種考卷就可以了。

姜老師告訴我們,學生最需要的是自信,而自信的來源當然是自尊。古人說我們必須因材施教,因為政府堅持常態分班,班上總有一些程度不好的同學,她想起那家法國餐廳的作法,決定試做不同的考卷。同學們並不知道,對於程度不好的同學而言,他們終於有了足夠的自尊心,也開始有了自信,一旦有了自信,他們就不會放棄數學了。

茶會結束了以後,我發現坊間有很多書教我們如何建立自信,也有很多的訓練班,我們繳交了很多學費以後,應該就會有自信。我們真是幸運兒,我們沒有看了那些書,也沒有去上過那些昂貴的訓練班,我們有了姜老師,我們就有了自信,如果我們班上那些不會做數學習題的同學,看了那些書,聽了那些課,還是不會做數學習題,他們會有自信嗎? 

- -


對於什麼樣的老師算是好老師,其實我自己在心中有座藍圖,
但對於該如何成為一個「好老師」到目前為止我尚未找出一條適合自己的路,
但我知道,在教學上,每天每天我很努力地希望能為學生做點什麼。

我不曉得十多年前,我的小學或國中老師們是如何去為孩子們打分數,
但近年來政策及社會環境大力推廣多元評量政策,
老師們都曉得,孩子們的學習成就不應該只是紙筆測驗上的分數,
更不是一兩次期中期末考就能評斷孩子該得優還是甲。
(如果這麼簡單,也不必每到學期末就焦頭爛額)

但,並不是學會了多元評量就代表你我已經擺脫了過去固有的框架,
這篇文章正說中了我教職生涯裡困擾已久的難題,
只不過是把文中的科目從數學改成英文,
「大多數班上總是有幾位同學對『英文』有恐懼症」,
事實可不就是這樣嗎?
小學的英文並不難,
但每個班級總是會有幾個孩子對英文一竅不通,
情況好一點的頂多考試考差,摸摸鼻子還能笑笑的跟老師談笑風生,
最怕的就是孩子在學習成就低落的同時,心生畏懼與排斥,
從此刻起英文成了他最不願意面對的障礙,
而老師我,也許就是那個築起高牆的人。

道理人人都了解,
但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下要如何實踐才是一個難題,
若可以,我也很希望能夠像文中的Miss Jiang透過三份考卷給學生建立信心,
但若這樣的事情是發生在自己的孩子班上,可能就會有此起彼落不同的聲音,
畢竟,我們處的是一個人人講求公平,卻又暗潮洶湧的社會,
事實上,「分數」這樣一個虛數對我而言並不是什麼太重要的東西,
只是用來知道孩子學會了多少,又不會多少,
但對孩子、對爸爸媽媽們來說,卻有不同的意義,
再者,三份考卷這樣的作法說來容易,
但在目前的教育環境下,談何容易,
不是老師無時間或心力出考題,
而是,誰會應許你這麼做呢?

總之,很感謝中翻英老師指派了這麼一份練習,
雖然我無法每次期中、期末考特製三份考題,
但至少我可以努力在每一次的教學中想法子讓孩子們更添增一份自信,
That's what I can do. That's waht I will do.



創作者介紹

Karen the nerd

nerdk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