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是一個相當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童年的我和一般孩子一樣

總是在看過八點檔之後便上床睡覺

家裡做生意的關係

大部分的時間我都一個人打理作息

然而從小我的睡眠品質就不是很好

睡著後的3小時總是會醒過來

凌晨12點的我睜著大大的雙眼

咕嚕咕嚕 轉動著眼珠

檢視著週遭的世界

想要確定在我睡著的這段時間內

所有的事物仍然靜靜的維持睡前的模樣

聽著窗外的車聲 推敲是11點呢還是12點呢



然後我躡手躡腳的走下樓

輕輕的打開樓梯間的門

探頭看看爸爸媽媽是不是在廚房裡、客廳裡做最後的收拾

有時,我只是把耳朵悄悄的貼在門上

聽到爸媽的說話聲,我便安心的再慢慢走回房間

鑽回被窩裡,滿足的繼續我的酣睡



記得有一回

我一如往常 在入夜前偷偷的走下樓

將耳朵輕輕的貼在冰冷的門上

金屬製的門冰冰的 冷冷的 不帶感情的

我期盼著聽到熟悉的人聲

但.....什麼也沒有

夜深 靜悄悄的樓梯間

貼在門上已經發涼的耳朵

整棟建築裡 除了我的呼吸聲 只剩下冰箱轟轟作響


8歲的孩子

我 急急忙忙跑到大門口

將電動鐵門捲上 哭著走出家門

跑到街上 試圖尋找父母親的蹤影

隔壁麵店的老闆見著我慌張失措的樣子

趕緊走過來安撫我的情緒

搬了張板凳 我坐在門口等著爸媽歸來

那是一個12點鐘的夜晚

我 就這麼哭著坐在門口等著

後來 爸爸媽媽回來了

替我擦了擦眼淚 哄著我去睡覺

屋子裡 不再只有我一個人

懸浮的心 終於落了地



從那天起

我慢慢意識到自己的不安全感

對於眼不及的事物 我總是多了一層憂心

對於出遠門的家人、情人 我總是掛念著



反觀在感情的世界裡

我似乎有著相同的困擾

什麼是「永遠」?

這世界上是否有永遠不變的情感?

我不知道

於是 步步為營 小心翼翼

希望能在路上每一步都能走的踏實

深怕一個不小心 踩了個空...



過多的疑慮 並不是件好事

心 也總是懸掛在半空中

即便眼前已出現柔軟的草地 迎接心的降落

仍舊像塵埃般 不斷被無心的風吹起

就這樣總是被渲染的情緒凌遲著該有的寧靜



安全感 不安全感

源自於最深層的心靈

是自我的防護機制

卸不下的糖衣

甩不開的沾粘

    全站熱搜

    nerd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